自此

2020-06-20 07:59

朱海华的三份工作,一天最多能赚到400多块钱,最少时是100多块,“要是碰到车子坏了,还会亏本”。

之后,他开始带着妻子到处寻医。长沙、广州、深圳、上海、石家庄,他们先后去了20多家医院。“反正只要在网上查到,或者听人说哪里能治好她,我都会带着她去。”朱海华说,妻子的病情之前一直反复,前后被送进抢救室26次。而这26次,他都能记得。“每次看见医生匆忙把她推进抢救室,就感觉心凉一次。”他回忆说。

虽然现在妻子黄世珍的病情有所稳定,但面色蜡黄的她每两天还是要去医院做一次血液透析,每次至少都要花去五六百元。

朱海华多次被评为“中国好人”、“优秀的哥”和“创建文明城市先进个人”,也曾在1998年湖南抗洪抢险中有过贡献。“这都是过去的事了。”朱海华说,“现在只想一家人健康地生活在一起,那才是最好的。”

“其实我心里也挺有压力的。有时候烦躁起来也对他发过脾气,但我知道他对我很好。”她说,看到丈夫每天忙进忙出,最担心的就是他的身体垮了。“怕他太累了。要是他垮了,我们这个家也就没有了。”

3月15日上午,长沙县未来蜂巢小区。37岁的朱海华准备下午去快递公司看看,“有个电视机可以送”。他说,老板知道他家里的情况一般都会照顾他,给他安排送大件的货品,这样就能赚个10多块钱的送货费。

黄世珍比朱海华小一岁,对于婚礼,心里总在期待着。但当时,“不解风情”的朱海华带着黄世珍回了趟老家,征得双方父母同意后,拿了户口本就去登记结婚了。两人没有婚礼,甚至连酒席都没有办。唯一能摆放在家里的结婚照,还是朱海华把结婚证的寸照给放大后的照片,更别提黄世珍期盼的婚纱了。

未料,2009年4月的一个早上,黄世珍醒来后发现自己全身浮肿,一种无力感侵袭身体。当时朱海华还以为妻子感冒了,上医院一检查却得知,已经是尿毒症晚期。朱海华说:“当时真的不敢相信,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现在,朱海华每天的生活模式基本是:上午在家睡四个小时,起来联系各种业务;中午12点后,去送快递;忙到下午五点去开夜班出租车;凌晨三四点赶去进购水果寄卖到超市。他说,一般都不能按时吃饭;如果饿了就去吃个最便宜的快餐。“如果没拉到客没收到钱,我再饿也不会吃的。”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见钟情。”朱海华回忆,“那个时候觉得她很朴实,不像城市女孩那样打眼。之后我们就经常交流。”终于,在2001年,两人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第二年便登记结婚了。

婚纱照里还有他们的儿子,更像是一张全家福。它被朱海华悬挂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

从此之后,他便带着妻子去了全国各地20多家医院寻医。“只要听说哪里有医生可以治好她,我就一定会带着她去。”他说,为此前后已花去了近80万。

红网长沙3月16日讯 电影人物“大白”最近很火,因为它长相很萌、为治疗人的伤痛坚持不懈。能够温暖人心的,不只是电影里的机器人,我们身边就有。这一次,我们讲述的就是一个平常人的故事。他为妻子所做的一切,为了一个家的坚持,不亚于任何一部电影里的“暖男”。美好的向往要有,但现有生活中的美也不能被忽略。

去年,朱海华终于让妻子第一次穿上了婚纱。“那会儿她笑得好开心。”朱海华说。

2014年,朱海华认识了一个摄影工作室里的人,于是他决定给妻子补上一张真正的婚纱照。这是黄世珍第一次穿上婚纱。虽然朱海华说妻子的妆“化得像妖怪”,但他忘不了那天妻子的快乐,“她当时真的笑得好开心的”。

因为频繁做透析,黄世珍的左手手臂上突起了一个个的包。说起朱海华,“他是个负责任的好丈夫。”她有些腼腆地说,“我心里很感动他对我的付出,在医院时,我也见过很多人因为家人的放弃治疗而离开了。”

朱海华是广西人,17岁来到长沙。1999年时,黄世珍也从老家来到长沙,在幼儿园做幼师。就这样,通过老乡,两人很快就认识了。

黄世珍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自己的病可以好起来,“这样他就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一家人过得也会轻松很多”。

2002年,夫妻俩结婚时,用现在时兴的话讲就是“裸婚”,唯一的结婚照还是把结婚证上的寸照放大了贴在家里。“为了这事,估计她会埋怨我一辈子。”

朱海华说,妻子生病以来,虽然很不幸,但也有很多幸运。战友、小区里的的哥、超市老板、快递公司老板都是他需要感恩的人。“他们知道我家里的情况,都很照顾我,会想办法让我多赚点钱给妻子治病。”小区门口的超市老板龚陪军就总是让朱海华将进来的水果免费寄卖在超市里。遇到有客人买水果时还价,他还会跟客人说朱海华的情况。“他是个好男人,一直坚持照顾妻子,所以我能帮的就帮一点。”龚陪军说。

3月15日,长沙县未来蜂巢小区,长沙的哥朱海华拿着补拍的结婚照,妻子送来一个吻。为了攒钱给妻子治病,朱海华每天打3份工,正常睡眠只有4小时。

第一次工作结束后,朱海华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为了医治妻子,他还把房子抵卖过。后来还是朱海华的朋友们不忍见他们租房住,又一起凑钱帮他们把房子赎回来了。自此,朱海华为了撑起妻子的治疗,开始了兼职打工的疯狂模式。高空清洗外墙、餐馆洗碗、开出租车他都做过。“反正只要能挣到钱,我什么都愿意去做。”他说。

朱海华便一边照顾妻子,一边继续打三份工。“她也很不容易,看着她痛,心里很不是滋味。没有太多办法帮她分担痛苦,只能想办法多赚钱。”朱海华说,“我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妻子这样离自己远去。”

2007年,夫妻俩有了儿子。朱海华带着妻子在长沙买了房,准备在这座城市安居乐业。

3月15日,朱海华坐在客厅里接受采访时,回头瞥了一眼,确定妻子在卧房里后小声说:“说不辛苦是不可能的,只是别让她听到。”他说,“我也哭过。”他介绍说,有时候因为太累,开着出租车都会打瞌睡。这时他就拿冷水扑一下脸。“我还常带着小米辣,咬一口辣一下,人就清醒了。”压力大时,他会开着车到山顶上,“大喊几声发泄一下又开下来,像个神经病一样。”

  • 所有栏目

  • 首页
  • 薄款
  • 电子招标
  • 行业咨询
  • 公司简介
  • 铆钉